欧洲的高速公路就是我们下季流行色灵感来源 | 瑞士环保潮牌FREITAG

发布日期:2018-10-10
浏览次数:5363
好看的设计有很多种呈现方式,但“好的设计”却永无止境。

这与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,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是一个道理。而瑞士环保潮牌FREITAG的创始人两兄弟Markus Freitag和Daniel Freitag,也许就满足了既是追求好的设计,又试图做有趣的人。


访谈过程中的他们,默契十足,互相为对方的回答作补充。有时“深情”地四目相对,有时因对方的讲述而开怀大笑,一个沉稳一个活泼,刚好就是一对互补的搭档。如此从年少时对废弃材料的好奇,携手走到建立如今环保潮牌的国际版图。

但他们又都是坐不住的人,这里看看那里探探,对深圳华侨城创意文化园的工业风感到好奇,总想到处走走。

但不正是这样有趣的性情,才能让已有25年历史的FREITAG产品,始终都保持有趣的内核,又从包袋设计延展开去,持续讨论着环保、循环经济、可持续性等多个人类生活重要议题吗?而当产品的意义早已超过了产品设计和实用性本身,也许才是“好的设计”的终极内涵。


以下,是TOPYS与他们的对话。
(M: Markus;D: Daniel)

可以大致说说FREITAG是如何诞生的吗?

M: 那是在25年前,1993年的时候,在我们的城市里还没有邮差包,那个时候互联网也没有普及,我们得自己背着很多设计文件上学,如果有一个坚韧又防水的邮差包就好了,可以骑车的时候背就好了。所以我们想,不如自己做一个吧。

D: 就像刚刚Markus说的,当时我们并没有互联网,因此没有办法查可以使用什么样的材料。而当时Markus刚好住在高速公路边上,从厨房望出去,可以看到各色卡车飞驰穿越城市,那就成了我们的灵感。我们想,卡车沉重又坚韧的防水篷布肯定是做包的好材料,于是就这样开始了。


#材料
MATERIAL

做包的材料很多,为什么你们始终坚持用卡车篷布、废旧安全带和自行车内胎?这与你们的成长经历有关吗?

M: 我想我们一直都喜欢收集废料,然后把它们变出新的花样,从还是个小男孩到现在都是如此。卡车篷布、废旧安全带、自行车内胎,都是从街上就能收集来的材料,竟然能变成一个包包,再回到街上去使用,这真是非常强有力的概念,我们到现在还是很喜欢,也认为它始终非常有潜力。

尽管到现在我们已经做了很多不同的包袋产品了,但是出行的时候,还是会思考是不是缺了什么东西。这也是我们一直以来的动力。

D: 我们选择这些材料首先是因为它们强韧又实用,而它们的独一无二性对我们来说也非常迷人。从一张大的篷布上裁下不同的小片,让每一个包都有独特的图案,这令我们非常着迷。


采用回收材料制作包袋是非常先锋和创新的想法,但你们如何保持材料的稳定来源呢?

M: 获得足够的卡车篷布的确不容易。你永远不知道你会从哪里获得,能够获得多少,是什么颜色,是什么品质,并且要付出多少。这对FREITAG来说的确是个挑战,不过目前我们都掌握得不错,我们知道还有许许多多的卡车在行驶,意味着就会有淘汰下来的篷布。

FREITAG有一个专门的卡车篷布搜寻团队。他们寻找好的篷布,与这些公司取得联系,说服他们分享这些废旧的材料。搜寻卡车的过程的确充满挑战,但是也充满乐趣。

D: 我们也有一个内部的社交媒体频道,专门用于搜寻卡车。如果团队成员在某处看到了好的篷布,就可以拍照,发给负责购买篷布的团队。


对你们来说,怎样才算是好的卡车篷布?

M: 作为瑞士设计师,我们喜欢印着恰当图样的卡车篷布;质量很重要,卡车篷布主要是丝网印刷,不过现在也能找到一些数码印刷的;当然还有颜色,篷布颜色的选择很多,但是你却很难看到深色的,是因为吸热的缘故,所以FREITAG的包包比较多彩。

D: 欧洲的高速公路就是我们下季流行色灵感来源。因此我们并不特别在意下一季到底流行什么颜色,反而这是更多地由能够在高速公路上搜寻到什么来决定的。

#设计
DESIGN

在设计环节中,有什么要素是不可或缺的?

D: 我们喜欢从一个日常生活难题开始入手。在我们的经验中,思考的对象就是配饰和包袋,因此我们的目标便是一个我们自己想去使用的物件。我们的设计师每天都在带着这些产品模型到处行走,在日常生活中测试它们,这有助于迅速实现从概念到产品模型的转变,越早发现问题越好,然后就去解决。

我们内部也有很多不同的测试人员予以我们反馈,有很多问题交流和合作的环节在其中发生。同时,我们也希望把独特性注入到整个设计环节中去,因此我们会提供设计的指导原则,比如产品必须实用和美观,有好的色彩搭配,等等。

M: 我们的设计团队是驻扎在工厂里的,因此在单个产品设计师和批量生产之间有许多资讯交流与交换,这对于设计制作单件产品来说非常重要,也和下单给工厂生产,然后某天货品就送到了很不一样。

这对于生产过程来说也非常有帮助,有利于尽量优化生产,不产生太多废料,或者试图也利用废料产生新产品。因此当不同团队在一起工作,而不是分开的时候,就会有无限的潜力发生。

在FREITAG,一个概念从出生,到成为终端产品,通常需要多长时间?

D: 大概一年左右。我们总是想快一点,但最终还是只能维持这样的时长。很多时间都集中在了测试环节,我们需要从不同人那里得到反馈,然后提出解决办法。


FREITAG包袋有没有喜爱的色彩搭配?

D: 应该说是没有,因为我们的顾客的喜好实在太多元了。可能这个包包你并不喜欢,别人却不是这么想。多元化也是我们的品牌特质之一。

而对我来说,卡车篷布的历史感也很迷人。你可以从上面感知它过往在高速公路上的生命,它已经度过了多少年。从产品上可以阅读某个故事,我很喜欢这样的概念。

M: 我们试图最好地运用我们所找到的材料,不同的卡车篷布带来不同的色彩,所以有很多好玩的搭配方式,但始终不是一个非常广泛的色彩选择。我们跟时尚行业的操作是相反的,比如并不会因为下季流行色是粉色就去使用粉色,因为实际上你是基本不可能找到粉色的卡车篷布的。所以我们必须有自己的色彩系统。


总体来说,是什么元素成就了一个好产品?

M: 如果一个产品是实用的,那对我来说就是好的产品。除此之外它应该也是经典的设计。从生产制作环节来说,它应该是用料高效的。如果可以的话,产品独特性也可很重要。

而从功能角度来说,我也喜欢包袋的伸缩性,比如可以通过巧妙的方式加大容纳空间。

质量、是否可以适用于维修也很重要。设计师也需要考虑产品在生命周期之后的命运,是否可以回收,或者可以拆解然后去回收。

D: 我喜欢产品中有精心处理过的细节,每一个角落都有相应的考虑。一些隐藏的惊喜也很有趣,不是所有内涵都是显而易见的。

产品是否可以讲述故事也很重要。我们倾向于使用整体设计的概念,因此不仅仅是设计师只专注于产品本身,然后市场团队去营销宣传。而应该是早期研发的时候,你就开始考虑产品的呈现,故事的讲述,以及日常的使用。这种整体的视角才能成就一个好的产品。


#协作
COLLABORATION

作为两兄弟,又同为设计师以及品牌创始人,你们在工作中是如何协作相处的呢?

M: 我们试过了不同的方法(笑),还在不断努力。我们有各自的分工,比如目前Daniel主要专注于公司核心业务,而我则是较多在思考未来的产品发展。有些时候我们一起讨论一些议题,或者一同与团队沟通。

D: 始终保持敏锐度很重要,不然你会陷入刻板印象或者细枝末节的事物中去,因此不同的视角会非常有帮助。我们看事情有不同角度,通常我们在目标上达成共识,但实现目标的方式却有不同看法,但能够为之辩论也是好事。


#分享
SHARING

你们认为年轻创业者或者设计师可以从FREITAG的经验中学到什么?

M: 可以从比较小的事物开始着手尝试,而不是在早期的阶段就投入太多,当然你肯定需要投入很多的能量以及时间。

D: 我们自创了一个词,“simplexity”(简单的复杂)。如今的时代,我们需要去挑战那些复杂的问题,在不忽视问题复杂度的基础上找到简单的方法。也许有些时候你觉得某个办法可能太简单了,但如果在其中加一点创意,也许就能解决很复杂的问题了。


#未来
FUTURE

你们对FREITAG的未来有什么计划?

D: 这不仅仅只关乎包袋,当然我们是因为我们的包袋产品而为人所知,我们也很自豪自己始终坚持某个议题,而拥有适用于日常生活、又能引发思考的产品也是一件很酷的事情。

FREITAG的品牌价值能够在不同领域发挥作用,无论产品本身还是服务方面。而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去探索这些议题,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挑战。但在不同领域,而不仅仅是配饰领域找到解决方案,也是很棒的事情。

M: 背FREITAG,在FREITAG的场所休息,骑FREITAG的自行车——这是我在产品方面的创想。另一方面,也要去持续探索可以提供的服务,比如我们已经推出暑假前到FREITAG店铺就可以免费租用产品的服务。如此希望在未来,大家就更愿意去租用而不是购买。


#日常
ROUTINE

你们的日常是怎么样的?

D: 我的日常更多是以周为单位而不是以天为单位。周二早上通常是团队的沟通会,我们辩论,我们交换好的点子,寻找解决方法。每周最重要的决定性会议通常在周三发生,而周五我稍微会有些零散时间来完成不同的事情。

我尽量把每日工作控制在8小时内,这样能有更多与孩子相处的时间。对我来说,这更像是工作和生活的融合,而不是工作和生活的平衡。

M: 我每天在上班路上玩一段滑板,这是我很享受的时间。午餐会也是很期待的一个环节,我可以与大家有一些资讯分享和交换。

如果有时间的话,我喜欢跳进苏黎世的湖里游泳。或者如果我起得够早的话,我喜欢在别人还在睡觉的时候去玩水上直立板。除此之外我也喜欢待在工作坊里,思考新的点子。